臺灣清領時期的降雪紀錄

資料來源
59-02

文/林明聖

2016年1月下旬,霸王級(或稱帝王級)寒流席捲北半球,造成台灣多處地區降雪或霰,包括桃園市楊梅區,新北市新店區,苗栗縣南庄鄉……都有積雪的情形,當地的居民甚至表示「活到八十幾歲,從來沒看過下雪」,而陽明山鞍部甚至創下攝氏-3.7度的歷史低溫紀錄。

其實,台灣在歷史時期也是有降雪紀錄的,這些資料都詳實的留在史冊中。本文所要探討的臺灣清領時期,也有學者稱為清治時期或是清據時期,指的是自1683年大清康熙皇帝派遣施琅攻滅南明勢力東寧王國起,至1895年4月大清與日本簽訂《馬關條約》,臺灣本島與澎湖群島割讓予日本為止,共計212年。這一段時期的地方史記錄著曾經發生的降雪紀錄,而這些降雪紀錄和全球氣候變遷有密切的關係,本文將降雪紀錄分為早、中、晚三個時期,分別以詩作、地方史的交叉對比來說明。

 清領初期的明清小冰期


《靖海紀事》中福建水師提督施琅在康熙22年(1683年)12月22日上奏的《為恭陳臺灣棄留之利害事》提到「其防守總兵、副、參、遊等官,定以三年或二年轉陞內地,無致久任,永為成例」。意思是說,為防止臺灣的官員擁兵自重,都是由清朝直接派遣短期來台,而這些來台的將領就將其所見所聞記錄在史冊之中,第一件讓他們驚奇的事情就是《雞籠積雪》。

《雞籠積雪》首次出現在高拱乾1694年所編纂的《臺灣府志》中,以下就來看看這些來台官員眼中的基隆積雪。

王璋《雞籠積雪》詩中提到:「雪壓重關冷,江天儼一新。乍疑冰世界,頓改玉精神。瘠壤皆生色,空山不染塵。寒光如可借,書幌歷冬春」。王璋字昂伯、顒伯,惠北仙塘鋪沙格人,康熙22年(1683年)遷居入籍臺灣府台南縣鳳山。康熙34年(1695年),高拱乾力薦王璋為《臺灣府志》的主撰人,此詩收集於《臺灣府志》。

王善宗《雞籠積雪》詩中提到:「雞籠一派海汪洋,寒氣相侵曠野涼。冬至絮飄深谷裏,玉龍戰退耐風霜」。王善宗是山東諸城人,康熙29年(1690年)來臺,擔任臺灣水師協左營守備之職,此詩收集於《臺灣府志》。

齊體物《雞籠積雪》詩中提到:「蠻島亦飛雪,玲玲徹玉壺。經年寒不已,見月影俱無。積素疑瑤圃,高空似畫圖。惟於炎海外,方覺此山孤」。齊體物,號誠菴,滿州人,漢軍正黃旗,康熙30年(1691年)由漳州海防同知調任臺灣府海防捕盜同知,此詩收集於《臺灣府志》。

林慶旺《雞籠積雪》詩中提到:「冰壺九曲通,粉隊市郊同。雞聲聞社北,籠影照牆東。藕絲垂地上,玉屑落天中。柳絮隨風起,清肌賞太空」。林慶旺1695年上任臺灣府儒學教授,隸屬於臺灣道臺灣府,此詩收集於1694年高拱乾編的《臺灣府志》。

這五首《雞籠積雪》詩都出自臺灣最早的地方志《臺灣府志》,應該都是他們親身的所見所聞。

究竟這段時間有沒有降雪紀錄呢?根據陳壽祺的《福建通志臺灣府》有「癸亥(1683年),11月,雨雪,是夜冰堅厚寸餘,冰雪臺灣從來未有」;蔣毓英的《臺灣府志》:「冬十一月,雨雪。是夜冰堅厚寸餘。從來臺灣無雪無冰,此異事也」;高拱乾的《臺灣府志》「冬,始雨雪,冰堅厚寸餘」;周鍾瑄的《諸羅縣志》「冬十一月,始雨雪,冰堅厚寸餘(諸羅有霜無雪)」;陳文達的《臺灣縣志》「癸亥,冬,雨雪!」;尹士俍的《臺灣志略》「惟康熙癸亥歲,鄭氏歸誠,是冬十一月,臺郡大雪,冰厚寸許。載筆者謂:此地舊無冰雪,今忽見之,乃地氣自北而南,瑞雪應運而降」……,這些在在都說明著施琅攻滅南明的1683年,正降著大雪,這也是後來所有史冊記錄的《雞籠積雪》。

這一次的降雪範圍遍及大陸湖南、山西、福建、廣東,甚至海南各地,降雪相當的廣泛,學者稱為明清小冰期(Little Ice Age, LIA),對比於全球氣候變遷,則可對應到蒙德爾太陽活動極小期(Maundar Minimum, 1645-1715)。

 清領中期的無夏之年


接下來看看清領中期的詩作。章甫的《半崧集》中收錄《雞籠積雪》詩,詩中寫到:「積素江城望眼賒,天然瓊島水之涯。誰云海外三冬景,卻少雲中六出花。遜白梅魂塵不染,斷靑山色玉無瑕。朝霜夜月渾留影,一片寒光萬里遐」。

章甫(1760-1816),字文明,號半崧,本身是臺灣縣人。嘉慶四年(1799)歲貢,三次渡海赴試,皆不中,於是設教於里中,在1816年出版《半崧集》。假設這是他親眼所見,年代必然在1816年之前。

接著看看楊桂森的《獨坐》:「旅舘寂無事,冬寒晝亦長。地偏雪嫌入,境俗梅收香。冷避甌茶淡,愁難魯酒忘。書中三味有,開卷且評商」。

楊桂森,原名汝達,字蓉初,雲南石屏州人。嘉慶15年(1810年)正月任職彰化知縣。嘉慶17年(1812年)二月,兼署任臺灣府北路理番鹿仔港海防捕盜同知,同年以終養離任。此詩收錄於1832年出版的《彰化縣志》,也就是說,如果這場雪是他的親身經歷,必然發生在1810年之後。

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呢?根據《淡水廳志稿》、《淡水廳志》、《苗栗縣志》都記載著1815年「冬十二月雨雪,冰堅寸餘」;而《彰化縣志》則記載著「二十一年冬十二月,有冰」。嘉慶21年為1816年,可見得此時臺灣極有可能降雪。

因為受到1815年印尼坦博拉(Tambora)火山爆發的影響,北半球天氣出現的嚴重反常。歐洲、北美洲及亞洲都出現災情,夏天出現罕見低溫;全球農業生產受到嚴重的影響,因此將1816年稱為無夏之年(The Year without Summer),再加上這段期間剛好可以對應到道爾頓太陽活動極小期(Dalton Minimum 1795-1825),全球寒冷,雪上加霜。

 清領末期的世紀寒潮


最後來看看清領末期的詩作。林占梅的《衝寒由小徑入霄裏》寫道:「官道纔過小徑連,嚴冬無雨亦森然;新晴雲腳如拖帛,積雪山頭若蓋氈。風逆寒鴉難到樹,途長羸馬忍加鞭!輿中鎮日垂簾臥,悶極看書又幾篇」。這裡的霄裡指的是桃園市八德區的霄裡和竹圍。

林占梅,字雪村,號鶴山,生於1821年,竹塹城,同治四年(1865年)死去。這首詩收錄於他的詩集《潛園琴餘草》。

再來看看劉明燈最知名的「金字碑」,碑上刻著:「雙旌遙向淡蘭來,此日登臨眼界開。大小基隆明積雪,高低雉堞挾奔雷。穿雲十里連稠隴,夾道千章蔭古槐。海上鯨鯢今息浪,勤修武備拔良才」;劉明燈(1838-1895),字照遠,號簡青,湖南大庸人,同治五年(1866年)任臺灣總兵。1868年任甘南提督。同治六年(1867年)題詩於三貂嶺岩壁,令匠師刻字並貼金箔於上,稱為金字碑。

楊浚的《雞嶼晴雪》則寫著:「三千銀界望嵯峨,如此災方奈冷何。天為重關消瘴癘,我從殘碣一摩挲。鑿壞安得山能語,漏網真愁水不波。曾說聞雞先見日,更無人借魯陽戈」。楊浚,福建晉江人,1869年來臺,為板橋林本源家庭教師,同知陳培桂聘纂《淡水廳志》,1870廳志甫成,因家遭祝融,匆匆歸里。此詩收錄於《淡水廳志》。

林逢原的《屯山積雪》寫道:「絕頂斜煙淡夕曛,飛來玉屑竟紛紛。不圖四序原多雨,誰信連朝欲釀雲。古木噤鴉棲墨堞,空山踏鹿認冰紋。少陵西嶺千秋句,移贈山靈總莫分」。這首詩同樣收錄於《淡水廳志》。

馬清樞的《台陽雜興》提到「仙桃高對佛桑紅,花信難憑二十四風。百合奇香收鹿港,千年積雪望雞籠。禦冬蓄旨腌番蒜,佔歲豐穰驗刺桐。生性渾渾偏嗜飲,竹筒釀酒學郫筒」。馬清樞(子翊)福建侯官人,光緒元年(1875年)任臺灣府學教諭,這首詩收錄在光緒七年(1881年)的《臺灣雜詠合刻》中。

這些詩都說明著清領末期,臺灣還有一波冷期,而地方史記載又是如何呢?

陳培桂的《淡水廳志》提到:「(1857年)春正月,大雪,屯山積幾尺」;沈茂蔭《苗栗縣志》提到1857年「春正月,大雪」。

不但如此,這段時間還有夏日下雪的「六月雪」記載。《台陽見聞錄》提到:「六月廿八、廿九日〔西曆1875年7月30、31日〕,〔八通關〕嚴霜兩夜,次日,雨雪交霏」,雖說是八通關地區地勢偏高,但六月雪畢竟還是少見。更有《雲林採訪冊》和《嘉義管內採訪冊》都提到:「光緒六年六月初三日〔西曆1880年7月9日〕,大雨雪」的紀錄,可見當時氣候的寒冷。

這段時間最冷的記載則是1892年冬天,《樹杞林志》(竹北)記載著:「光緒十八年冬,大雪連下三日,平地高丈餘,深山中尤甚。樹梢堆積,斷者無算」;《苗栗縣志》記載著:「冬十一月,大雪。十二月朔,復大雪」;《雲林縣採訪冊》的布嶼西堡(雲林崙背):「光緒十八年十二月大雪,五穀、豬、羊多凍死」;《嘉義館內採訪冊》的打貓西堡(今嘉義新港):「光緒十八年……。十二月,雪下數寸,六畜凍死」。

《金門縣誌》記載著:「光緒十八年至二十四年間〔1892-1898年〕,浯島〔金門〕連年風霜雨雪」,「光緒十八年,十二月初旬,雨雪三日,為年少者所未見」。

《澎湖廳志》記載:「光緒十八年十一月,天大寒,內地金門、廈門大雪盈尺,為百年來所未見,澎雖無雪,奇寒略相等」;《澎湖廳志稿本》寫著:「十一月杪,天氣苦寒異常,街市皆閉戶,幾絕買賣。是月二十八、九日,內地金門、廈門下大雪盈尺,為百年來所未經見者。澎雖無雪,而奇寒則相等云」。

《恆春縣志》更是寫著:「光緒壬辰冬十月丙子初更,始而微風細雨,繼聞有錯落之聲,視之則雪子也。……。設縣幾二十年,始得一見」。

《鳳山縣采訪冊》也是清楚地寫著:「首先阿猴矣,次及萬丹;繼而東港矣,終及港裏〔今阿里港四處……〕。麻衣被體,剛逢雨雪霏霏〔是冬嚴寒,下雨如雪,逃難貧民有以麻布袋為衣者〕」。

連濁水溪以南平原地區的崙背和新港,甚至屏東萬丹、東港都冷成這種程度,說是臺灣史上最冷的一天,也不為過。尤其在北部的桃、竹、苗一帶更是連降三天暴雪,山區林木遭到冰雪重壓枯折,新竹市區街道大雪難行,鐵路在桃園市龜山區的龜崙嶺段更因積雪過深而中斷。這一波的東亞寒潮,更被學術界稱為「世紀寒潮」。

介於副熱帶與熱帶之間的台灣,仍然受到全球變遷的影響而降雪;無論是太陽活動,或是火山噴發,都會改變台灣的氣候。由地方史與詩作中詳細比對,不管是清領之初的明清小冰期,清領中期的無夏之年,還是清領末期的世紀寒潮都一一顯現出來,為全球變遷的紀錄添上一筆證據。有興趣的讀者,不妨以「明清小冰期」、「無夏之年」、「世紀寒潮」、「霸王級寒流」為關鍵字,你將會對台灣的降雪紀錄有更深一層的了解。

 圖片來源




林明聖
臺北市立大學地球環境暨生物資源學系副教授
Department of Earth and Life Science, University of Taipei